劳务派遣公司   News
    无分类
搜索   Search

河北联通大幅裁退劳务派遣工,员工权益谁来保证

2020-12-21 1:16:35上海劳务派遣公司      点击:个人社保代缴公司
      从2017年开始,有关中国联通要裁员的消息就没有中断过。
  但对中国联通武安营业厅的刘先生来说,即使作为劳务派遣人员,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联通辞退。

  刘先生回忆,从2006年开始,他与邯郸天信通信有限公司进行了多次签约,被派遣到当地联通公司工作,直到2016年与邯郸天信通信有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之后,他又与河北联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签约至今。这15年,他都以劳务派遣的身份在联通武安营业厅做外勤工作,突然今年10月中旬,他被临时抽调到营业大厅当营业员。

  刘先生说,“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上写着“双方对劳动法第四十七条已知晓,甲方自愿支付给乙方15000元。”这就意味着,他2006年至2016年在联通工作的10年,得不到任何补偿,原因是中间更换过劳务派遣公司。
  与刘先生不同的是张女士,她在邯郸分公司工作了近20年,最开始的两年并未签署合同,从2003年与邯郸天信通信有限公司续约至今。张女士表示,她虽然多次跟劳务派遣公司续签劳动合同,但她手里却一份劳动合同也没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与被派遣劳动者订立二年以上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按月支付劳动报酬;被派遣劳动者在无工作期间,劳务派遣单位应当按照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向其按月支付报酬。
  由此看来,若张女士提供的信息准确,那么与她签约的邯郸天信通信有限公司在签约程序上不应该有一年一签的情况出现,更不应该出现被派遣劳动者拿不到签字生效合同的做法。
  今年10月,联通邯郸分公司又给了张女士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不让自己18年的工龄“打水漂”,张女士选择了10月30日签署离职协议,并得到2.5万元的“关怀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据张女士预估,她的月平均工资应该在3000元左右。以3000元计算,张女士签约18年,所得经济补偿约为5.7万元。这与目前公司答应给她的2.5万相差不少。
  张女士说,离职前听公司内部人士透露,今年联通邯郸分公司裁员目标预计有几百人之多。记者注意到,张女士所在的“离职微信群里”人数到12月中旬已经有200人。
  不止联通邯郸分公司出现了大面积劳务派遣人员被辞退的情况,河北省内的石家庄、沧州、衡水、邢台、唐山等城市的联通分公司都存在不同程度存在辞退劳务派遣人员的情况。
  一直在中国联通石家庄行唐县分公司上班的王女士也是因为临时“被转岗”,无奈签订了离职协议,和她有同样情况的人员不在少数。
  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方向和市场需求而采取的裁员行为,本无可厚非。为何这次裁员,会引起诸多被裁人员的不满?用人单位在与被雇佣方解除劳动关系时,被雇佣方又该采取哪些措施维护合法权益?我们将持续关注。
  近日,网上流传了一份河北衡水联通关于市场线一线岗位考核退出办法的通知。
  这份考核办法的对象是外包公司员工,根据岗位定编人数和综合考核得分排名确定退出员工。
  由于疫情和通信行业自身发展压力,运营商是否会迎来裁员潮一直是员工关心的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亚洲以外的全球大型电信运营商裁减了超过4.8万个岗位,这些运营商采用自动化、外包和其他成本削减措施,以减少劳动力规模。比如在疫情的冲击下,美国通信运营商AT&T也关闭了250家营业厅,有针对性地对包括高管、经理和工会代表等员工层进行大规模裁员,大约有3400人。
  对比国外运营商,我国三大运营商的现状也不容乐观。在行业发展初期,运营商依靠人口红利,通过扩大用户规模来保持自身收入和利润的增长。但当市场逐渐开始饱和,这条老路已经走不通,新的增长点也没有出现,整个行业的发展开始停滞甚至下滑。
  在这种情况下,裁员可以说是运营商目前摆脱困境最直接的手段。这几年三大运营商已经开始在压缩人工成本,维持行业发展。从2016年至2019年,中国电信员工数从28.7076万降至28.4206万人;中国联通员工人数从25.3724万人降至24.379万人;中国移动员工人数则从46.0647万人降至45.9152万人。
  这个数据只是代表了选择离开运营商的人数,并不能说明他们离开这个行业的原因。有的人说是考到了更好的单位跳槽了,有的人说是离退休老员工的正常更换,有的人说是受不了运营商被逼走了,还有人表示赶紧裁员自己好拿着补偿走人。
  从以往的一些文件来看,运营商的劝退通常都是针对外包人员、劳务派遣。为了加强市场竞争,降低运营和维护成本,运营商很多一线网点、装维等业务都是外包,当行业开始死气沉沉一片唱衰时,这些外包人员是首先被放弃的。划小承包、离职承包也是一种变相裁员,很多在运营商工作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的老外包员工,在被劝退时,除了无奈和叹气只能认命。
  其实运营商本身的问题并不在于人多,而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业务在不断的进化改革,可人还是老人,十年前的员工做的事跟现在差别并不大。岗位就那么多,一个萝卜一个坑,老员工不走,年轻的力量补充不进来,而留下来的老员工很难跟上新时代的思维和步伐,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企业没有新鲜的血液来推动发展,只能留一群思维陈旧的人固守着“国企”这个铁饭碗。
  这也是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的差别所在。互联网企业可以根据个人能力和企业需求,想裁谁就裁谁,需要人才的时候就高薪聘请,灵活的人员管理机制促使员工提升工作效率;但运营商根本没有这个底气,运营商作为国企,内部人员流动小,必须得维持稳定,裁正式工的代价太大了,只能裁劳务派遣压缩成本。

  然而内耗的问题不解决,僵化的体制不优化,裁再多的人也没有意义。运营商需要考虑的是,庞大的冗余人员是否能发挥他们自己的价值,还是企业的发展需要同陈旧的管理体制一起共沉沦?

       

             
        河北联通大幅裁退劳务派遣工,上海劳务派遣公司员工权益谁来保证